国家葡萄葡萄酒产业网
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管理平台
网站总访问量:18774810人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酒吧联盟
就连总统都“贪杯”的法国人开始反思“酒精社交”了 [2022/2/21 10:21:28]   来源:环球网 编辑:Admin 【字体:|】【打印:打印

 

 

  喝一杯才算给面子”“不喝酒哪来的气氛”“感情深一口闷”等等,是节庆宴席上国人劝酒时经常使用的话。以葡萄酒享誉世界的法国也有十分浓厚的“劝酒文化”,就连总统马克龙也高调宣扬自己“贪杯”。旅法生活多年,笔者深知,尽管不会强逼他人喝酒,但在受酒文化深厚影响下的法国,不爱喝酒之人往往“压力山大”。有人因此假装喝酒以逃避尴尬,也有不少人反思“酒精社交文化”的弊端。

  

  拒绝喝酒容易“社死”

  

  正餐喝葡萄酒、餐前及小聚饮开胃酒、餐后品消食酒、节庆及重要活动则享受香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法国人的日常点滴都带着“酒精的味道”。然而,《费加罗报》近日以“不饮酒者如何抵御酒精的社会压力”为题发表文章,严肃地讨论了法国人对“酒精社交”的思考。

  

  72岁的桑德拉表示,自己从没有开心地喝过酒。为了不被“社死”,她都是被迫抿几口,“我会点一杯酒,假装一直在喝,省得给劝酒的人解释。不然太累了”。在喝酒被贴上“法式生活”标签的环境里,不少法国人与桑德拉有同样感受,“告诉别人我不喝酒,气氛会突变尴尬。在场所有人都显得特别惊讶,追问为什么”,法国友人劳拉对记者表示,“如果你说不喜欢酒的味道,没人会相信。大家都同情地看着你,好像你有病一样”。

  

  社会学家高索认为,葡萄酒被认为是法国文化的一部分。因此“无论因为什么原因不喝酒,都需要做出解释。由于醉酒可能导致失态,不喝酒者还会被认为性格不好或有秘密要隐藏”。埃克斯-马赛大学社会心理学博士罗摩纳格解释说:“在法国,拒绝喝酒会被认为不正常,因为这违背了‘社交规范’。在团体中则可能会遭到嘲笑、羞辱甚至被排斥。”宪兵拉斐尔就因为不喝酒遭到同事排挤。因为宪兵队的职场就是“一群男人,一边勾肩搭背一边喝啤酒”,拉斐尔自嘲称“不喝酒让自己的男子气概都受到了挑战”。

  《

  费加罗报》于是称,与法国人社交,不喝酒似乎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斗争,因为喝酒和不喝酒的人之间仿佛有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

  

  马克龙因“贪杯”获奖

  

  法国人喜喝酒并以此为荣,这个传统不仅民间基础牢固,就连国家元首也会向民众“劝酒”。

  

  除了萨科齐不爱喝葡萄酒外,戴高乐、德斯坦、密特朗、希拉克及奥朗德等历任法国总统均称得上“酒界大家”。《世界报》还专门分析了他们的口味偏好,指出国家元首有时需要在理性饮酒与保卫文化之间找到平衡。上届总统奥朗德在任期初始曾拍卖爱丽舍宫酒窖部分珍藏,据说他喜欢所有类型的葡萄酒,拍卖珍藏是为了筹资选购更多产地及口味的葡萄酒。

  

  总统爱酒带动了民众跟风,马克龙更因为“贪杯”而获奖。因为“系统地捍卫了法国葡萄酒”,马克龙今年1月被《法国葡萄酒杂志》授予“2022年度人物奖”。马克龙在公开场合从不吝啬表达对葡萄酒的喜爱,竞选总统前他就表示“自己由祖父母抚养长大,接受了‘喝葡萄酒让人年轻,不是罪恶’的教育”。出任总统参加首个农业展时,马克龙不顾专家建议(每天最多一杯葡萄酒),宣称“我每天午餐晚餐都必喝葡萄酒”。公开自爆“贪杯”,总统上述言论无异于向民众“劝酒”,招来多方批评。此外,马克龙在任期内没有收紧限制酒精饮品广告的“埃文法”。他说:“只要我是总统,就不会有任何(限酒)修正案。”时任卫生部长布赞及多位卫生专家为此重申“酒精在健康领域可造成巨大危害”。

  

  “一月无酒月”

  

  法国酒吧至今保留“周四特价”的传统,目的是吸引大学生“将周末提前,享受‘畅饮’派对”。不过,酒文化盛行的背后,过去60年内法国酒精消费量持续下降也是不争的事实。196115岁以上人群年均酒精消费量为26升,2020年已降到了10.4升。爱丽舍宫去年也因为“酒后强奸门”陷入争议:总统府7月举办工作人员欢送酒会,结果马克龙身边的年轻女军官遭到同事酒后性侵。

  

  越来越多的法国人开始反思,酒精是否为聚会、交友的“刚需”?欧洲近年来兴起“一月无酒月”活动,旨在鼓励人们经过圣诞、新年“畅饮”假期后,降低饮酒量,恢复健康生活习惯。这个活动得到了不少法国人,尤其是年轻人的拥护。“一月无酒”变成一项热门挑战。大学生佐艾因害怕被同学排挤,每次参加聚会都要硬着头皮喝上几杯,导致第二天上课头痛难耐,无法专心学习。接受“一月无酒”挑战后,她慢慢摆脱了酒精社交恐惧。佐艾表示自己“不喝酒”的压力逐渐减小,因为“很多人开始明白,即使不喝酒,也是正常人”。

  

  如今,法国饮料市场还冒出了“黑马”——有酒味的非酒精饮品饮料。既没有疲劳和头疼,又兼具开胃酒的乐趣,该类饮品得到了很多人的热捧。2021年的销售量达15万瓶,年增长率达300%,品种有200多个。市场繁荣使得传统酿酒商也开始努力研发酒饮替代品。白领伊莎贝尔就认为,在把“无酒月”延长到全年的同时,非酒精饮品饮料保证了酒饮的口感,或将掀起一场“反劝酒文化的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