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葡萄葡萄酒产业网
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管理平台
网站总访问量:5263843人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历史文化
年轻的美国葡萄酒如何征服傲娇的法国老派贵族? [2020/10/23 14:31:42]   来源:国家葡萄葡萄酒产业网 编辑:Admin 【字体:|】【打印:打印



  “哪个国家的葡萄酒最好?”我相信,绝大部分人的第一答案都会是法国。


  “好”既有行业标准,也关乎个人喜好。法国葡萄酒的五大名庄(拉菲、拉图、侯伯王、玛歌、木桐)誉满全球,但美国的作品一号(Opus One)、澳洲的葛兰许(Grange)、智利的活灵魂红(Almaviva)也各有千秋;有人喜欢波尔多葡萄酒的矿物质风味,也有人青睐新西兰葡萄酒的浓郁果香……但为何大家对“好葡萄酒”的第一反应,仍然是法国酒?

 

  究其原因,悠久的酿酒历史、独特的酿制工艺、天赋的自然风土、严格的法律保护、优雅的品酒文化等,都将法国葡萄酒推上了世界葡萄酒中的“皇冠”地位。“品法国红酒”也成为了一种高端而富有品位之生活方式的象征。

 

  根据《世界葡萄酒地图》的划分,葡萄酒分为“新世界”(New World)和“旧世界”(Old World)。通常“旧世界”指的是原始葡萄酒产国,大多位于欧洲和中东地带,包括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德国、格鲁吉亚、罗马尼亚等。旧世界的葡萄酒酿制历史悠久,手段保守,颇具古典主义情怀。

 

  “新世界”通常指的是欧洲的原殖民地国家,包括美国、新西兰、阿根廷、智利、澳大利亚、南非等,以及中国,其历史相对较短。他们奉行企业家精神,抛开了“旧世界”的繁文缛节,大胆地对酿酒工艺进行创新,加入了更多科技成份,以使葡萄酒达到更好的平衡。

 

  例如,无论当年的葡萄收成如何,“新世界”的葡萄庄主们都会利用他们的新办法来使葡萄酒达到一定的品质标准;而“旧世界”的酿酒师们则执着得多了,特别是法国的名庄,仍然坚持严格的酿制工艺,且更推崇手工工艺,仍一颗一颗地手工采摘葡萄,在年份不好的时候,甚至不出正牌酒,以保证其最高的品质。

 

  从消费角度看,新、旧世界的葡萄酒各有特色,很难说谁好谁不好。但在现实消费时,新世界葡萄酒仍会受到更多“歧视”,特别是那些自恃偏爱旧世界葡萄酒浪漫情怀的人(比如动辄将勃艮第葡萄酒挂在嘴边),经常以各种理由来贬低新世界葡萄酒。

 

  那么,新世界葡萄酒究竟能否博得旧世界红酒客的欢心?一部以现实事件改编而来的电影,《Bottle Shock》(“瓶击”,也译“酒业风云”),给了我们答案。

 

  英国酒商史蒂文由于经营不善而导致自己的生意陷入低谷。为了挽回局面重振声威,他不得不想尽办法找到比声名远播的法国葡萄酒更加廉价且物美的货源。于是,经过一番思量之后,他踏上了美国加州,希望在这块新兴的世界葡萄酒生产基地带给自己一线希望。

 

  与此同时,生活在美国加州的父子吉姆和波·巴雷特也正在承受着各种生活与经济上的压力。作为曾经小有名气的辩护律师,吉姆如今只想着把手里的这片葡萄园和自己钟爱的夏敦埃酒(一种类似夏布利酒的无甜味白葡萄酒)做好。但整日游手好闲、懒惰无能的儿子波·巴雷特却丝毫不能给自己提供帮助。而且,债权人还时不时地来骚扰、泼冷水,处境艰难。

 

  当这两个来自不同国度的事业失意人恰巧遭遇时,局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史蒂文凭借多年的品酒经验,认定吉姆的酒绝对不是欧洲人口中常说的“加州酒只是廉价可乐”那么回事。他深信,吉姆的葡萄酒一定可以赢得欧洲更多的市场。

  

  于是,为了能打败不可一世的法国葡萄酒,为加州葡萄酒赢得尊严,也为了两个中年人的事业和尊严,他们历尽艰难,终于将加州葡萄酒带到了1976年的法国品酒大会上。

 

  1976年5月24日,史蒂文在巴黎举办一场盲品会(指在遮蔽酒瓶、不公开酒品名称的情况下,通过品酒师品鉴,评选出酒质高低的活动),评比8支名气最大的法国葡萄酒和12支默默无名的加州葡萄酒。从主办人、评审到媒体,大家尽皆认为法国酒赢定了,美国酒简直是自取其辱。

 

  评比结果出炉,让众人大跌眼镜——纳帕谷鹿跃酒厂(Stag's Leap)的红葡萄酒(位列第1)与蒙特雷纳酒庄(Montelena)的白葡萄酒,双双击败波尔多与勃艮第的知名酒庄(包括侯伯王与木桐),获得评审欢心!

 

  获悉最终结果的法国评审们大惊失色,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疑问——加州人是如何做到的?!

 

  发行量庞大的《时代》杂志的乔治‧泰伯是这场品酒会唯一在场的记者,透过他的眼和笔,这场巴黎品酒会在葡萄酒世界响起平地一声雷——美国葡萄酒正式登上世界舞台,一个新世界与旧世界分庭抗礼的新时代开启了!

 

  这场品酒会还有后续。2006年5月,距离1976年巴黎品酒会过后30年,波尔多葡萄酒要来复仇了。傲娇的法国贵族觉得年轻的美国牛仔经不起时间的历练——美国加州30年前的葡萄,30年前的酿造工艺,采用30年前的年轻葡萄酿制的葡萄酒是不是完全失去了品尝价值呢?

 

  于是,一场被全球业界瞩目的“复仇之战”上演了,但结果仍是法国酒完败——各10位代表的美国与英国重量级评审团(当年出席的法国品酒师皆拒绝参加)逐一为30年的那些参评葡萄酒细心品鉴,最终,美国酒包揽了前5名!

 

  葡萄酒很特殊——它是农产品,土壤、温度、阳光等风土决定了葡萄的质量,进而直接决定了所酿之酒的品质(七分原料三分酿制);

 

  它也是工业品,在酿酒过程中也有压榨、发酵、装瓶等工业化技术;

 

  它还是艺术品,复杂而讲究的品酒程序,多元而微妙的餐酒搭配,使得每一瓶高品质葡萄酒的消费过程都充满了仪式感——不同于“感情深,一口闷”的中国式白酒喝法,葡萄酒简直就是品位生活方式中不可或缺的艺术品。

 

  回到上文法国评审们的疑问,加州人是如何做到的?简而言之,就是以下三点:

 

  1、顺应“天时”。

 

  葡萄的生长自有其周期,葡萄酒的酿制需要一定的步骤及时间,这些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规律,庄主们只能去顺应。

 

  葡萄的生长周期包含伤流期、萌芽和新梢生长期、开花坐果期、果实发育成熟期、落叶休眠期等,在每一个时期,都应做好适应的农作。

 

  葡萄果实若要转变为瓶中美酒,大致需要经历采摘、破碎、压榨、发酵、陈年和装瓶等步骤,但依据葡萄酒种类、酿造风格和工艺的不同,具体的步骤会相应进行调整。归根结底,美酒都是用时间酝酿而成的。

 

  2、善用“地利”。

 

  葡萄作为农作物,它的生长就得依赖土壤、降水、光照、气温等自然环境。“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风土产一方酒。”从标准的定义上来讲,风土(Terroir)是一个地方特有的自然环境,包括土地、山川、气候、物产等因素和人的风俗、习惯的总称。

 

  葡萄酒是风土之物的代表,越来越多的人相信风土是伟大葡萄酒的基础。美国加州气候总体来说属于地中海式气候(夏季炎热干燥,冬季温和多雨),绝大多数产酒区坐落在太平洋海岸和中央谷(Central Valley),来自太平洋及几大海湾(如旧金山海湾)的冷空气和雾气协调了山谷日照及散热。

 

  加州拥有极其多样的土壤和小气候,因此可以栽培品类繁多的葡萄。从丝雅拉丘陵(Sierra Foothills)的崎岖山地到中央谷的坦荡平原,不同的土壤培育出了风味各异的葡萄,例如仙粉黛葡萄(Zinfandel)就是加州的特产。

 

  3、结交“人和”。

 

  虽然加州并不如法国波尔多(Bordeaux)或意大利阿布鲁佐(Abruzzo)等旧世界产区那般有着悠久的酿酒历史,但是凭借其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和大胆的酿酒风格(多种技术皆在此大胆实验),加州在当代葡萄酒世界中占有一席之位。

 

  由于在巴黎盲品会上的一鸣惊人,世人对加州葡萄酒的需求不断增长,也由此新建了很多葡萄庄园。据统计,从1966年到2010年,葡萄酒庄的数量从227个增长到3400个以上。欧洲不少葡萄酒庄及酿酒师都跑到加州购买葡萄园或者投资当地的酒庄。加州的葡萄酒业发展融合了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及其他国家酿酒师的共同努力。

 

  十年之前,当我刚接触葡萄酒时,我认为喝葡萄酒是一种很高大上、很优雅的行为,在频繁地参加各种主题的葡萄酒品鉴会中,遇见了很多国外的庄主到中国来推广他的美酒。

 

  他们西装革履地站在台上谈笑风生,就是一个典型的绅士;但他们往往一开口便是,“其实我是一个农民。我到这里来,是为了推荐我的美酒;而我在农庄时,会观察天气,会翻土修枝,会采摘酿制,亲历亲为给大家酿制一瓶美酒。”

 

  我当时很惊诧——在国内,我见过很多洗脚上田、华丽蜕变的企业家,他们已经摆脱了农民的习性,但也往往随着事业的做大而越来越飘,乃至迷失自我;另一边,中国的绝大部分农民,他们可以面朝黄土背朝天辛勤劳作,却几乎不可能、也没能力及机会站在台上谈笑风生。

 

  华丽绅士与质朴农民,这两个看似相互对立的身份却和谐地融于精品酒庄主身上——既能在国宴上谈笑风生,也能在田地间翻土劳作。

 

  对于中国企业家而言,若要打造一个精品品牌,就得这样——敬天,爱人,亦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