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葡萄葡萄酒产业网
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管理平台
网站总访问量:18840045人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市场动态
澳大利亚葡萄酒反倾销税开启15月后,进口商转型了吗? [2022/6/21 21:04:45]   来源:葡萄酒商业观察 编辑:Admin 【字体:|】【打印:打印

 

  自从我国商务部在20213月开始对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征收116.2%-218.4%的反倾销税,这份高昂的税金已存在了快一年三个月。

如今,当年那些专业进口与销售澳大利亚葡萄酒的进口商,生存状态如何呢?

 

  1 有进口商彻底换掉了澳洲供应商

 

  上海葡睿酒业在去年4月份正式用南非酒替代了澳洲酒,该公司以前号称是专业的澳洲葡萄酒运营公司,手握20多家澳洲酒庄的资源,其中大部分为五星级酒庄。

 

  该公司总经理洪波涌告诉WBO:现在经营的葡萄酒品牌与当时的澳洲品牌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我们现在用智利葡萄酒替代了以前的澳洲酒,这是从一年以前正式开始做的。” 在最近的一次交谈中,广州一家进口葡萄酒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向WBO介绍道。

 

  “现在的智利酒主要来自中央山谷和麦坡谷,都是精品酒庄酒,和以前的澳洲酒定位相似。”该负责人说。

 

  2 有进口商选择供应链重构:保留品牌、更换产区

 

  另有一种进口商,由于品牌是自有的,或背靠大品牌,则采取了保留品牌、更换产区的模式。

 

  厦门建发酒业在2018年成为了洛神山庄的战略平台商。进口商与品牌方一直是战略合作关系。在反倾销政策实施,洛神山庄库存耗尽以后,洛神山庄母公司富邑为建发定制了南非版本的洛神山庄。202171日起,建发酒业还成为了洛神山庄品牌中国的独家代理。

 

  一名接近这两家公司的人士向WBO介绍:由于双方关系一直比较稳定,在当前大环境之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对企业而言是十分重要且有益的。

 

  同样,汇泉中国也继续代理黄尾袋鼠,但当库存快要耗尽时,汇泉洋酒与供货商卡塞拉家族共同推出了黄尾袋鼠世界系列,第一批次的4款智利版本黄尾袋鼠已于3月份上架。

 

  高乐品牌也是保留品牌、更换产区,该品牌联合创始人常亚楠介绍道:我们从去年3月开始,正式使用智利产品替代了澳洲酒,由于品牌是自己的,因此仍然叫高乐。

 

  上述产品在包装大体相近,但细节略有不同,基本与曾经的澳大利亚版本保持了风格上的一致。

 

  另外,还有一些拥有品牌的进口商在中国谋求原酒,如奔富麦克斯总代理中粮名庄荟今年与供货商富邑合作推出了原酒进口、山东灌装的奔富麦克斯。在澳洲拥有酒庄,同时也是进口商的天鹅酿酒集团最近推出的宁夏版天马庄马瑟兰葡萄酒,该单品为天鹅酿酒集团主推的三大核心品牌之一,曾经产自澳大利亚。

 

  3 有酒商换酒种,有的甚至转行

 

  值得一提的是,在澳洲酒谢幕以后,有的酒商已经悄然更换了酒种,有的甚至直接更换了产品。

 

  在澳洲酒出现问题以后,广州澳太酒业尽管也增加了一些新产区的葡萄酒,但把重心放在了威士忌上。该公司负责人翟燕南表示:从数据来看,葡萄酒一直在萎缩,但威士忌在暴增,我们要跟着市场行情走。

 

  “我们自己也发现,当邀请客户来参加葡萄酒的品鉴会,大家的积极性不高。但身边许多有钱人都在喝威士忌,对比非常明显。”翟燕南说。

 

  另外,WBO也了解到有一些澳洲酒进口商涉足酱香型白酒。不过,WBO了解到一些进口商在酱酒品类投入不少,但招商情况却并不理想。

 

  业内人士林松(化名)指出:近两年的确见到不少进口商与经销商更换酒种,甚至更换产品,去做工业品,转型开餐厅等等。澳洲酒被反倾销是原因之一,而直播带货销售葡萄酒对传统渠道造成挤压,以及疫情导致葡萄酒大环境不佳,也是原因。

 

  而疫情带来的大环境偏冷,影响的则不仅仅是葡萄酒,对许多领域——特别是各个领域的非头部品牌,都带来了一定冲击。这让不少酒商感到转型难。

 

  4 新产品能替代澳洲酒吗?

 

  全新产酒国的葡萄酒,能否对澳大利亚酒形成有效替代吗?就此,常亚楠指出:在自己选酒时,就充分考虑了这个问题,因此最终选定的产品,皆是与以往的澳洲酒风格近似——入门级产品重视果香,高价值产品也要相应达到高品质。

 

  “通过我们的尝试,发现绝大多数客户能够接受新产品。当然也不乏少数客户非常认可曾经的澳洲酒,认为现在的智利酒口感有些单薄,当澳洲酒库存耗尽,他们即不再继续采购。”常亚楠说,“毕竟,我们无法100%做到与澳洲酒一致。”

 

  洪波涌表示:目前经营的南非品牌在中低端领域对澳洲产品有非常好的替代作用、甚至提供了更好的性价比,这也支撑了我公司在疫情大背景下仍然维持以往的人员和办公室规模并整体转型。

 

  “当然,在高端产品方面,南非酒的替代性不够强,有性格的产品也不够丰富,所以我们在做强南非产品之余,也在逐步引入一些其他产区如纳帕谷的高端产品。”洪波涌说道。

 

  然而,一些以前代理澳洲流通性大品牌的进口商,在彻底更换品牌之后,则没有那么好运。

 

  据WBO了解,一家曾是奔富经销商的大商,在澳洲酒被反倾销以后,积极与智利一家葡萄酒巨鳄展开了合作,并代理了多个智利知名品牌。但该公司一名负责人向WBO透露:相比奔富等澳洲品牌,智利葡萄酒的动销相对要慢一些。

 

  “以前销售奔富,基本是客户主动找我们要货,而今,我们需要主动出击,去给客户做工作,才是实现一些动销。”他说。

 

  5 多名酒商表示:只要条件成熟,一定会重拾澳洲酒

 

  尽管澳洲葡萄酒进口商如今都纷纷转型,但谈到未来中澳关系回暖,大家是否愿意重拾澳洲酒,WBO得到的答复全是肯定的。

 

  常亚楠指出:如有那么一天,我们肯定会重新推出澳洲酒产品,因为公司最初的目标,就是深耕澳洲酒,甚至入股酒庄。

 

  林松则指出:若有机会,我们肯定是会回归澳洲酒的,因为我们在那个澳洲酒庄有股份。

 

  谈及此,洪波涌的态度也非常坚决,他说道:近十年的澳大利亚产品经营历史造就了我公司在这一领域的核心优势,也积累了深厚的客户及上游酒庄资源,我们非常期待中澳关系尽快重回正确发展轨道,时机一旦来临,我们肯定会重启澳洲产品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