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葡萄葡萄酒产业网
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管理平台
网站总访问量:8447072人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市场动态
“疯狂”的葡萄:每亩租金上涨超千元 西昌种葡萄一地难求 [2021/3/27 11:21:07]   来源:四川新闻 编辑:Admin 【字体:|】【打印:打印

 

  “从西昌上空俯视,除了房屋,基本都是白色的葡萄大棚。”这并不是一句夸张的玩笑话,而是真实的画面。

 

  初春三月,四川西昌太和镇太安村,大棚里的温度超过30℃,村民陈光红忙着给葡萄苗打尖,顾不上擦额头的汗水。这片7亩的阳光玫瑰葡萄,去年共创造了107万元产值,让他成了远近闻名的种植户。

 

  作为“中国晚熟葡萄之乡”,四川西昌是全国种植克瑞森葡萄规模最大的基地,也是最火热、最受关注的葡萄产区之一。在当地,像陈光红一样的种植户很多,年赚几十万的不在少数,甚至还有人年赚上百万,创造了一个个致富神话。

 

  连日来,红星新闻记者调查走访发现,从2016年开始,西昌葡萄产业规模不断壮大,每亩收益大多在2万元以上,高的可达六七万元。在高额回报的刺激下,当地许多农户借钱、贷款种葡萄,葡萄种植面积开始“疯狂”扩张——统计数据显示,五年时间里,西昌葡萄种植面积从1万余亩扩张到10万亩;全市25个乡镇中有20个都有葡萄种植;土地租金普遍上涨至3000多元一亩,种植葡萄已经“一地难求”……现在,葡萄已成西昌市种植规模最大的水果,去年葡萄产量达19万吨,产值达17亿元。

 

  然而,随着葡萄种植面积的迅速扩张,相关基础设施配套不完善、技术和管理标准不统一、过度施用农药化肥、盲目扩大规模、土壤酸化和病害等问题,也开始逐渐显现。机遇之下,西昌葡萄产业将何去何从?

 

  【暴富】

 

  种葡萄年收入几十万、上百万

 

  仅一个村就有3200亩,去年产值近1亿元

 

  安宁镇位于西昌市北部安宁河畔,京昆高速从这里穿境而过,公路两旁全是白色的葡萄大棚,这是西昌葡萄种植最早的区域之一。

 

  初春三月,走进五堡村种植户郑从新家的大棚,葡萄藤上已长出嫩叶。他每天都要查看长势,这关系到一年的收成。他带着红星新闻记者边走边聊,说起去年葡萄的收入,他不太满意,“去年没管理好,只卖了70多万元,仅有三四十万的利润”。

 

  20亩,只是郑从新一家的葡萄种植面积。五堡村村支书宋本强告诉红星新闻,目前,该村葡萄种植面积达到3200多亩。而在2016年前,当地村民还以种粮为主,只有极少的农户种植葡萄,多数人对发展葡萄持怀疑态度。

 

  为何突然热衷起来,这还得从一个个暴富神话说起。几年来,有的村民尝试规模种植葡萄,一年就赚了几十万元,有的种植大户甚至年入百万。利益的驱动,成了村民们跟种葡萄最现实的选择!

 

  郑从新便是其中之一,他是五堡村最早种植葡萄的人,家里种了近20亩克瑞森葡萄,前年产值一百余万元。而在整个安宁镇,像他这样的种植户不胜枚举,凤凰村村民王双双种了18亩葡萄,年入几十万元,为两个儿子各修一栋洋房,花费了一百万元。

 

  在安宁镇,凤凰村也是种植葡萄最早的村子之一。红星新闻记者在该村采访了解到,村里大多数农户靠着种葡萄走上致富之路。几年来,村里年收入几十万元的农户比比皆是,超过一百万元的也有十余户,大多数村民都住上了漂亮的小洋房。

 

  一亩的纯收益在两万元以上,种得好的可达六七万元,种什么能有这么赚钱?对村民来说,种植葡萄的收益是最大的诱惑,相比种玉米等作物来说,每亩产值翻了十倍甚至几十倍,没什么比这更为令人激动。

 

  “通常情况下,葡萄第二年就挂果,可以见到收益并回本,第三年就能获得利润。”从2016年开始,村民纷纷腾出自家土地或承包土地跟风种葡萄。以五堡村为例,全村葡萄种植面积达到了3200亩,去年产值近1亿元。

 

  截至2019年,安宁镇全镇种植葡萄已达28500余亩,主要有克瑞森等十余个品种,年产量49000吨左右,年产值达到4.5亿元左右,以设施大棚葡萄为主的农业支柱产业已成规模。目前,该镇的葡萄不仅远销全国各地,还出口到越南、缅甸等国家。

 

  红星新闻记者调查了解到,在当地葡萄种植的表象之下,实则资本暗流涌动。在西昌市大规模追加葡萄种植量,并不止安宁镇,已扩张到了西昌其他乡镇。统计数据显示,西昌市25个乡镇中,目前有20个乡镇都有葡萄种植。从西昌上空俯视,除了房屋,基本都是白色的葡萄大棚。

 

  【扩张】

 

  种植面积从1万亩扩至10万亩

 

  土地租金也节节攀升,每亩平均上涨1200

 

  西昌葡萄“疯狂”,到底起于哪一年?

 

  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解到,虽然从历史上看,西昌葡萄种植可追溯到西汉年间,但直到1963年,全市仅有葡萄1500株。即使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规模化种植,到2010年也仅有少数几个乡镇种植葡萄。当地葡萄产业的真正转折点,是在20102012年,当地引进了一款名为克瑞森葡萄的品种,进行栽培试验。

 

  据当地农技专家介绍,克瑞森品种源自美国加州,它需要近9个月的年生长周期,在月平均昼夜温差近10℃的环境条件中才能充分成熟和完成花芽分,而西昌低纬度、高海拔、气候温和的环境与美国加州相似,因此适宜种植。

 

  2014年,一个好消息传开,经权威专家组现场测产,西昌克瑞森葡萄种植单位面积亩产量达10800斤,产值7万多元,在四川乃至于全国都是最高,这成为西昌葡萄种植扩张的一个重要因素。

 

  多位种植户表示,西昌克瑞森葡萄更大的迅猛发展,源于2017~2018年,这两年的克瑞森价格高达13/斤,甚至更高;有村民一亩地可创收10万元,引来企业和村民种植。2018年,西昌葡萄还入选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知名度进一步提升。

 

  连续几年稳定的市场,也给了种植户们信心,“这几年,都是收购商直接到村里来收,基本不愁销路,如果是种得好的还会引来商贩抢购。”一位种植户表示,去年他家种的几亩葡萄品种不错,先后几十个商户上门谈价格,最终择优了几个成交。

 

  红星新闻记者从西昌市农业农村局获悉,2016年,全市葡萄种植面积仅有1万余亩,2018年的面积已经达到6.6万亩,到了2020年已经超过10万亩,五年间的种植面积扩大10倍,其中克瑞森品种面积达9万余亩。

 

  现在,葡萄已成西昌市种植规模最大的水果,主要种植区域是沿安宁河流域的平坝地区,以特晚熟品种克瑞森为主,去年葡萄产量达19万吨,产值达17亿元。目前,西昌是全国种植克瑞森葡萄规模最大的基地,还被授予了“中国晚熟葡萄之乡”称号。

 

  葡萄种植的扩张,也导致土地租金节节攀升。红星新闻记者调查获悉,目前,每亩土地的租金已普遍上涨至3000多元,相比2016年,最高的上涨了两千元。而西昌市农业农村局调查数据显示,从2016年至2020年,每亩种植葡萄的土地租金平均上涨1200元。

 

  尽管如此,这也抵挡不住大家种葡萄的步伐。连日来,红星新闻记者在西昌安宁、川兴、太和等乡镇走访发现,目前许多村子难以找到能种葡萄的土地,90%以上的土地已种上了葡萄,以至于有部分村民选择“走出去”,到其它乡镇承包土地种葡萄。

 

  “最疯狂的2018年,只看到村里的大棚拔地而起,以前全是一望无际的土地,现在望去全是葡萄大棚。”太和镇村民陈光红表示,建设大棚需要大量钢材,这一年钢材价格最高不说,甚至还要排队。

 

  种植面积不断增加,农资店也在扩张。五堡村的刘女士说,几年前,村里就她一家在卖农资,现在已有十余家,竞争很激烈。就在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一名男子进店推销肥料,他表示:“我们是从陕西苹果产区过来的,希望打开西昌的市场。”

 

  【风险】

 

  种葡萄也是一项“风投”

 

  投入、气候、虫害、市场都是风险因素

 

  实际上,对种植户来说,种葡萄也是一项风险投资,并非稳赚不赔。

 

  多名种植户向红星新闻表示,大棚种植葡萄投资成本高,每亩建设成本需三四万元,如种植十亩葡萄一次性要投资三四十万元,对很多村民来说,只能借钱或者贷款。

 

  种植户张先生说,前年投资了几十万元,建了十多亩大棚葡萄,去年开始挂果,结果遭遇虫害,“今年能否回本,现在都不好说。”两年前,亲戚的葡萄地遭遇水灾,导致丰产的葡萄苗全部死亡,损失了几十万元,只能重新补种。

 

  另外,气候灾害也是葡萄种植的一个风险因素。2019年,西昌部分种植户的葡萄遭遇了低温天气,导致即将上市的葡萄受损,有的种植户没有赚到钱甚至亏本。

 

  除了克瑞森葡萄,另一种名叫“阳光玫瑰”的葡萄品种也受到种植户追捧。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阳光玫瑰”由日本选育而出,2010年被引入中国,2015年有农户开始种植,因果实鲜脆香甜还带着玫瑰清香,故名“阳光玫瑰”。几年前,“阳光玫瑰”葡萄被称为“葡萄中的爱马仕”,以贵闻名。据媒体报道,在日本,一串“阳光玫瑰”的售价曾高达500元人民币,国内价格也一度高达每斤300元。因此,近几年,该品种在国内多省引发疯狂种植。

 

  2018年,太和镇太安村村民陈光红投资30余万元,种植了7亩“阳光玫瑰”葡萄,前年初挂果卖了40多万元,去年7亩的产值达到107万,“一年的人工、肥料等成本大约10余万元,利润也有90多万元。”在陈光红所在的村子,一家农业公司的180亩“阳光玫瑰”进入丰产期,去年以每公斤30元的价格全部卖出,亩产值8万元,实现总收入1400万元,这令很多村民羡慕。据悉,该公司在西昌市葡萄种植面积超过1200亩。

 

  不过,“阳光玫瑰”的种植户们也嗅到了一丝危机,“现在种植面积越来越大,价格年年在下降,至于以后能不能赚钱,很难说”。

 

  据中国科学院果树研究所不完全统计,去年,全国“阳光玫瑰”葡萄种植面积已达80万亩。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时,全国种植面积仅有几万亩,增长速度可谓惊人。随着种植面积扩张,去年该品种在国内每公斤售价已降至几十元,部分地区价格甚至一度下跌至每公斤6~8元。

 

  “自2017年以来,全国各地都在跟风种植,但葡萄主要消费市场还是每公斤1020元。”国家葡萄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段长青曾在接受采访时认为,“阳光玫瑰”的生产成本较高、用工量大,不宜盲目扩种。

 

  【隐忧】

 

  技术和管理标准不统一

 

  出现盲目扩大规模、过度使用农药等现象

 

  随着西昌葡萄产业的逐年快速发展,吸引了大量社会资本涌入,带动当地农民致富和就业。不过,西昌葡萄产业发展并非一帆风顺,也存在诸多现实难题。

 

  2019年,四川省农业科学院的专家组曾对西昌葡萄产业进行调研,发现西昌葡萄种植存在着技术、管理标准不统一,过度施用农药化肥、部分农户盲目扩大规模、病害绿色防控不足、劳动力严重不足等问题,“这些问题不容忽视,任其发展将严重影响该产业高质量发展,甚至造成重大损失”。

 

  在葡萄种植中,技术很关键,但西昌葡萄种植建园和栽培管理技术却没有统一标准。安宁镇一村民说,三年前,一家公司在村里承包百亩土地种葡萄,结果第二年没开花,后来请了技术专家来指导,第三年开花效果也不理想,“种了三年都没回本”。

 

  更令人担忧的是,很多种植户根本不知怎么种植葡萄,都是“依葫芦画瓢 ”,别人怎么做,他就怎么做,盲目追从与信任。

 

  黄先生是一名葡萄技术人员,在西昌指导过不少农户,他曾遇到这样的案例:一位新手种了50亩克瑞森葡萄,曾去听过一次课,别人讲生态需要平衡,结果他认为,田间有虫不打,让其自然生长,自会有天敌去治理它,这就是“生态平衡”。最后,全园遭蓟马虫害袭击,形成小黑斑,影响果粒外观,大大降低商品价值。

 

  四川省农业科学院的专家组调研发现,每家每户的建园标准和栽培管理技术各不相同,生产的产品也千差万别,产量水平、果粒大小、形状、含糖量、着色程度等方面都不一致,使得收购商收购困难,也容易讨价还价,压低价格也使得农户整体利益受到伤害。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解到,种出好品质的克瑞森葡萄每斤能卖到十多元,而品质差的只能卖两三元。

 

  “部分农户盲目扩大规模,使得管理失去控制。”四川省农业科学院的专家表示,克瑞森葡萄需要精细化管理,只有按时、按质、按量完成每个田间操作要求,才能生产出优质产品,盲目扩大规模十分容易失去控制,管理不能到位,最后果穗及果粒品质差、价格低,收支不能达到平衡,亏损严重。

 

  而盲目追求高产和高回报,也会带来产品质量较低和难以出口外销的“恶果”。“克瑞森葡萄建园成本高,每亩建园到投产的成本都在4万元左右,因此西昌本地广大农户都有一个尽快回本的心理需求,很多农户希望12年内将所有成本都收回来,由此尽全力追求高产成为唯一目标。”上述专家组调研发现,不顾树体承载力追求过高产量的结果就是品质较低,产品不仅不能达到出口要求,贮藏运输过程中甚至发生了果粒变软、掉粒、果皮颜色消失等现象,这对西昌克瑞森品牌已造成了恶劣影响。

 

  过度使用农药化肥,也是西昌葡萄发展面临的问题。由于葡萄种植效益较好,吸引了众多农资销售商进驻西昌推销他们的产品,带来的后果是很多葡萄园盲目和过度使用农药化肥,使得产品农残超标的风险上升,土壤酸化、树体早衰的现象不断出现。在走访中,当地农技专家向红星新闻表示,许多种植户喜欢使用尿素、硫酸钾,这两者的大量使用,会造成土壤酸化,葡萄地中会大面积出现“青苔”,破坏土壤生态平衡,影响其根系生长,出现植株发生秋季叶片黄化、提前衰老的情况。

 

  与此同时,许多新建葡萄基地水、电、路等基础设施配套仍不完善;部分种植户质量品牌意识较差,市场竞争力较弱,缺乏精品包装和品牌宣传,还存在贴牌销售等问题;随着种植面积扩张,劳动力需求不断增长,已出现了季节性争抢劳动力的现象。

 

  【未来】

 

  当地出台促进高质量发展方案

 

  专家:控产提质增效是重点,可扩种到15万亩

 

  尽管发展面临极大挑战,但很多企业和种植户依然看好西昌葡萄前景,“除了西昌独特的气候能种出优质的葡萄,西昌葡萄还在国内市场具有竞争优势”。

 

  比如,西昌克瑞森葡萄采收期为10月中下旬~12月上旬,此时南方夏季高温多雨地区葡萄早已采收完毕,北方各产区也刚好采收完并开始下架埋土防寒,在这个阶段,西昌克瑞森葡萄在供应档期上具有独特的优势。

 

  不过,业内人士都提到这样一个观点:考虑市场饱和度安排种植,切忌盲目跟风。无论任何品种,一旦产量增加,价格下降是必然的。“西昌葡萄究竟能否继续创造奇迹,对种植户来说,市场的发展是未知的”。

 

  另外,西昌葡萄如何在市场上站稳脚跟?这也是西昌当地政府一直在思考并力求解决的问题。红星新闻记者从西昌市农业农村局获悉,前不久在西昌市十届人民政府第82次常务会议上,专门对保障西昌葡萄优质高产、稳定种植户收益的问题进行了研究,并审议通过《促进西昌葡萄产业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

 

  “质量保障不了,今后西昌葡萄就很难立足市场。”西昌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说,为促进西昌葡萄产业高质量发展,切实保护好“西昌葡萄”品牌声誉,西昌从去年开始采取措施,邀请农业专家、经营主体、不同层次的人才进行研讨,并在广泛征求意见后,制定了上述方案。

 

  目前,西昌市已明确从强化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审核监管力度、强化标准化技术规程普及与推广应用、加强西昌葡萄品牌培育与宣传、加强农药化肥等投入品监管力度、加大葡萄果品农药残留检测力度等5个重点工作推进。

 

  “我们的目标是稳步推动西昌10万亩葡萄高质、稳定、持续地发展。”西昌市农业农村局的工作人员表示,虽然价格波动是由市场决定,但品质如何却能自己决定,“好价格还需自身硬”,优质的葡萄依然能卖出好价格。

 

  针对西昌的葡萄产业发展,中国农学会葡萄分会副会长、甘肃农业大学教授常永义表示,控产、提质、增效,是西昌葡萄未来发展的重点。

 

  中国农学会葡萄分会副会长、广西省农业科学院研究员白先进认为,应防止品种单一带来的市场风险,从产业稳定性和长期发展的角度来说,建立葡萄栽培研发示范公益性实验站,给葡萄培育技术提供更好的支撑。

 

  西昌“阳光玫瑰”葡萄 资料图

 

  四川农业大学教授吕秀兰则提出,应建立“专家团队+专业农资供给团队+示范基地+农技推广”长效联动机制模式。

 

  那么,西昌葡萄产业到底发展到什么样的规模比较适宜?这也是目前许多人关注的问题。对此,四川省农业科学院调研组曾发表论文称:“这取决于对品质的把握会达到何种程度。国外资料显示,世界上适宜种植优质克瑞森葡萄的国家与地区并不多……只要我们控制产量,提升品质,理顺国内外销售渠道,西昌及其附近的冕宁、德昌至少可以扩种到15万亩的规模。”

 

  不过,对于将来的走势行情,不少种植户都表示:“谁都看不准,投资需谨慎。”但在种植户陈光红看来,“勤劳付出总会有回报,种好了就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