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葡萄葡萄酒产业网
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管理平台
网站总访问量:6588439人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市场动态
被撤销有机葡萄酒认证的莫高股份:主营业务下滑,去年前三季亏损 [2021/1/11 16:22:07]   来源:新京报 编辑:Admin 【字体:|】【打印:打印

 

  日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告称,莫高股份、楼兰酒庄等葡萄酒品牌旗下多批次葡萄酒抽查涉农药,被撤销有机认证。17日,新京报记者致电莫高股份董秘办,接听电话的人员表示,目前这两款有机葡萄酒都已召回,公司也对有机葡萄园进行检查,并未发现问题,其它原因还在追查中。

 

  按照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通告,此次被撤销有机产品认证证书的企业,认证机构5年内不得受理该企业及其生产基地、加工场所的有机产品认证委托。这也意味着,莫高股份在未来的五年时间里或将缺席有机葡萄酒市场。

 

  在产品被撤销“有机证书”的背后,是莫高股份旗下的葡萄酒业务低迷,净利润增速放缓。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莫高股份净利润亏损684.72万元。值得一提的是,莫高股份有相当一部分利润来自理财收益,截至20201022日,公司近12个月取得理财收益共计517.99万元。

 

  此外,由于搭上可降解塑料的“顺风车”,2020年,莫高股份在资本市场却备受瞩目,股价“一路上涨”。

 

  莫高股份旗下两批次葡萄酒被撤销有机认证

 

  日前,新京报记者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获悉,在近期对有机产品认证领域抽查时,有11批次葡萄酒不符合认证要求,这些葡萄酒的有机产品认证证书被撤销。

 

  被撤销有机产品认证证书的产品列表显示,莫高葡萄酒京东自营旗舰店售卖的一批次由甘肃莫高实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葡萄酒厂生产的莫高有机干红葡萄酒黑比诺750ml/瓶,被发现多菌灵0.028mg/kg、甲霜灵0.026mg/kg。同样,由该公司生产,在天猫超市所售的一批次莫高有机赤珠霞干红葡萄酒750ml/瓶被检出多菌灵0.014mg/kg。以上两款复检仍不合格。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被撤销有机产品认证证书的相关信息。

 

  对此,新京报记者致电莫高股份董秘办,接听电话的人员表示,目前这两款有机葡萄酒都已召回,公司也对有机葡萄园进行检查,并未发现问题,其他原因还在追查中。同时,该工作人员强调,这不构成食品安全威胁,只是有机产品要求更高。

 

  公开资料显示,甲霜灵可用来防止葡萄霜霉病,多菌灵是一种广谱性杀菌剂,对多种作物由真菌引起的病害有防治效果,可用于叶面喷雾、种子处理和土壤处理。GB2763-2019《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规定,葡萄中多菌灵的最大残留限量为3mg/kg,甲霜灵的最大残留限量为1mg/kg

 

  随后,新京报记者在莫高葡萄酒京东自营旗舰店、天猫超市搜索,未发现有“莫高有机赤珠霞干红葡萄酒”、“莫高有机干红葡萄酒黑比诺”在售,莫高葡萄酒京东自营旗舰店的客服告诉记者,目前店铺里暂无有机葡萄酒。

 

  不过,除上述两家店铺外,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上仍有店铺在出售“莫高有机赤珠霞干红葡萄酒”、“莫高有机干红葡萄酒黑比诺”。其中,莫高有机赤珠霞干红葡萄酒单瓶售价201元,莫高有机干红葡萄酒黑比诺窖藏3年整箱装售价858元。

 

  莫高股份未来五年或将缺席有机葡萄酒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莫高股份最早于1981年在甘肃武威建设葡萄园,1985年第一支莫高葡萄酒诞生,2004年、2008年分别完成了首发上市和增发融资。目前,莫高股份在甘肃、兰州、北京、深圳、西安等省市均建有酒庄。

 

  在财报里,莫高股份多次提到,公司的品质优势在于公司葡萄酒产品严格按照4S+5P”酿造模式生产,从原料种植、生产到产品销售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严格的质量保证体系,通过了“中国绿色食品认证”和“中国有机产品”认证。

 

  根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通告,此次被撤销有机产品认证证书的企业,认证机构5年内不得受理该企业及其生产基地、加工场所的有机产品认证委托。这也意味着,莫高股份在未来的五年时间里将缺席有机葡萄酒市场。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现在市场上有些有机产品是“挂羊头卖狗肉”,有机葡萄酒目前并无权威、官方的认证机构,是由第三方运营机构去认证,有些认证机构在检测过程中并不规范,所以官方抽检时,就容易出现问题。

 

  朱丹蓬认为,莫高股份旗下两批次葡萄酒被取消有机证明,会影响公司渠道端和消费端的信心,消费者在购买葡萄酒时,会对莫高葡萄酒的质量产生怀疑,从而选择其他品牌的产品。

 

  和君咨询高级合伙人李振江告诉新京报记者,虽然有机葡萄酒在整体葡萄酒市场中占比不大,但葡萄酒和农业息息相关,好葡萄酒是种出来的,所以葡萄酒企非常重视有机葡萄酒这个概念。这次莫高股份被撤销有机证明,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公司之前在生产时可能不规范,没有按照有机产品的要求去种植、生产。

 

  新京报记者走访了北京市多家烟酒专卖店发现,销售员在推荐有机葡萄酒时,有时也会强调有机概念,同品牌的有机葡萄酒售价更高。朝阳区某购物中心里的一名酒水推销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消费者普遍会认为有机葡萄酒比较健康,也更好售卖。

 

  缺少有机葡萄酒对莫高股份的产品线会产生怎样影响?对此,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分别询问了莫高葡萄酒的工作人员和其在山东地区的一名经销商。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暂未接到通知。经销商表示,总体来说,有机系列对莫高股份来说,占比不大,市场比较受欢迎的是中低端葡萄酒和冰酒。同时,该经销商透露,自己之前进过一批莫高有机葡萄酒,不过市场销量并不高,以后会考虑代理其他品牌的有机葡萄酒。

 

  莫高股份主营业务低迷、净利润下滑

 

  对于莫高股份来说,面临的困境不止如此。

 

  近些年,受宏观经济放缓、进口葡萄酒冲击等影响,莫高股份的葡萄酒业务表现持续低迷,净利润增速更是持续放缓。2018年,莫高股份实现净利润2725万元,同比增长13%2019年,实现净利润2743万元,同比增长0.66%2020年前三季度,莫高股份净利润则亏损684.72万元。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约7379.33万元,同比下滑38.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84.72万元,同比下滑146.5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99.03万元,同比下滑79.87%

 

  2020年前三季度,莫高股份酒类产品实现销售收入4411.98万元,同比下滑49.94%。其中,中高档产品实现销售收入2673.52万元,占比酒类产品销售收入60.60%,同比下滑54.43%;普通产品实现销售收入1738.46万元,占比酒类产品销售收入39.40%,同比下滑41.00%

 

  另外,按照地区分布来看,莫高股份在省内、省外的市场均出现下滑。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莫高股份在省内市场实现销售收入2057.39万元,占比酒类产品销售收入46.63%,同比下滑46.65%;省外市场销售收入2354.59万元,占比酒类产品销售收入53.37%,同比下滑52.50%

 

  值得一提的是,莫高股份有相当一部分利润来自理财收益。2020年,莫高股份共发七次公告使用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其在20201022日宣布斥资6000万元购买广发多添富4X99天期产品,占最近一期期末货币资金的31.68%,预期年化收益率4.5%,收益73万元。

 

  公告显示,截至20201022日,公司近12个月共计投入理财资金3.7亿元,实际收回本金2.2亿元,实际取得理财收益共计517.99 万元。新京报记者对比发现,其理财投资位于五家A股葡萄酒上市公司中第一。

 

  与公司的“大手笔”委托理财相比,莫高股份在研发上的投入却不断减少。2018年、2019年莫高股份研发费用分别为62.59万元、50.39万元。2020年前三季度,莫高股份的研发费用更是只有35.76万元,仅占其营收的0.48%,远低于ST威龙的0.94%

 

  对于公司频频购买理财产品,莫高股份的董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是正常的现金管理,可以增加股东收益。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专家告诉新京报记者,理财资金过多也显示出企业资金运用能力较弱,从长期来看并不利于企业发展。

 

  搭可降解塑料”顺风车”,股价一路上扬

 

  虽主营业务持续低迷,但莫高股份在资本市场却备受瞩目。截至20201231日,莫高股份股价全年涨幅超70%,涨幅位列五家葡萄酒A股上市公司中第一。不过,莫高股份的股价上涨,却和可降解塑料有关。

 

  新京报记者梳理资料发现,2014年莫高股份启动生物降解母粒及制品加工项目。20189月,莫高股份出资1.5亿元设立全资子公司——甘肃莫高聚和环保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莫高股份财报披露:公司抓好新建年产2万吨生物降解聚酯新材料项目建设,报告期内项目已开工建设。

 

  2020717日,国家发改委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扎实推进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通知》,表示要落实属地管理责任,要求各地于8月中旬前出台省级实施方案。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地级以上城市要结合本地实际提出推进措施。

 

  随后,可降解塑料概念板块受到资金炒作。202083日,莫高股份的股价开始一字拉升,并创下六连板。20201110日,被称为“限塑10条”的《北京市塑料污染治理行动计划(2020-2025年)》开始公开征求意见,莫高股份再次连续两日涨停。

 

  从买入的席位来看,大多为知名游资席位,如中金财富无锡清扬路营业部、东方财富拉萨东环路第二证券营业部、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等,华鑫证券上海分公司还上演“一日游”戏码。

 

  据莫高股份公告显示,公司生物降解母粒及制品项目近年来持续亏损,投产运营时间和投资收益远未达到预期;公司生物降解聚酯新材料项目目前正在建设,尚未投产运营,且上述两个项目营业收入占莫高股份营业收入不足10%,对公司整体经营业绩影响较小。

 

  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莫高股份新建生物降解聚酯新材料项目累计完成工程7563.15万元,工程进度45.32%,尚未投产运营。

 

  此外,生物降解聚酯新材料项目的建设导致了莫高股份的现金流紧缩。2020年三季报显示,报告期内,莫高股份的长期借款余额比期初增长210.49%。对此,莫高股份表示,主要是甘肃莫高聚和环保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增加6000万元的建设资金借款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