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葡萄葡萄酒产业网
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管理平台
网站总访问量:5263913人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国外新闻
澳洲葡萄酒局最新数据:散装葡萄酒占出口总量的55%,半数运往英国 [2020/11/17 15:07:08]   来源:网易号 编辑:Admin 【字体:|】【打印:打印

  01

 

  澳媒称无须对中国贸易限制恐慌

 

  根据澳媒报道,中国近日“威胁”要对澳大利亚部分出口商品关闭市场,这引发了有关一场全面贸易战的讨论。

 

  报道中表示,澳大利亚不需要惊慌,这些禁令可以理解为心理战,而不是“真的事实”。

 

  上周,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称,中国政府将禁止澳大利亚进口木材、糖、铜矿石和铜精矿、羊毛、龙虾、大麦和葡萄酒。这些市场每年的价值约为60亿澳元。

 

  在拟议的禁令生效前几天,中国官方媒体发出了明确而响亮的信息。《中国日报》发表社论称,“堪培拉只能怪自己”,并警告莫里森政府“避免采取华盛顿与中国的边缘政策,以免为时过晚”。

 

  但澳媒表示,受到这份压力影响的行业范围其实“非常狭窄”。尽管出口中国市场的这7种受限出口产品很有价值,但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 2020年澳大利亚对华1500亿澳元的出口中,它们只占到了4%,并且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不到2%

 

  至于作为中澳贸易关系支柱的出口产品——比如铁矿石,则避而不谈。这是有原因的。2020年前9个月,中国进口铁矿石的60%依赖于澳大利亚,这是制造桥梁、工厂和高层公寓楼所需钢材的关键。

 

  澳媒称,与之相反,通过对龙虾批发商和葡萄酒商造成严重伤害,中国政府正在“寻求将这些澳大利亚生产商变成游说者,帮助其实现外交政策目标。”

 

  “但如果这是他们的目的,这个计划目前来看并没有在奏效。”

 

  澳大利亚总理Scott Morrison坚持认为,对华贸易的判断“不是政府为企业做出的决定”。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威胁”已导致澳政府要求其出口市场多样化。随着澳大利亚公众对中国的态度持续看跌,澳大利亚政府对中国的抗压力度或许也将更加强硬。

 

  02

 

  五成以上澳洲葡萄酒出口为散装原浆

 

  在截至20209月份的这12个月中,澳大利亚葡萄酒共出口到全球116个目的地,达到7.71亿升。在所有货物中,有55%是以未灌装的散装酒形式出口并随后根据市场需求灌装的,但未灌装的澳大利亚散酒只出口到25个目的地,其中一半多的出口量来自英国。

 

  剩下有45%的出口葡萄酒以多样的包装种类送往其他国家,其中有98%的是瓶装酒,2%是软包装(或木桶),少部分是罐头和PET容器等其他形式的灌装。

 

  在玻璃瓶类别中,750毫升瓶占出口总量的82%1.5升瓶占16%。发货的其他瓶型也包括1升瓶(1%出口量)375毫升瓶(0.4%出口量)。虽然不是很明显,但1.5升瓶装酒的出口份额略显增加。

 

  而这些1.5升的瓶装酒,北美是其主要的目的地,有90%都运往美国,7%运往加拿大。对于1升瓶装酒,超过80%被运往新西兰(29%)、香港(27%)和中国内地(27%)375毫升装的葡萄酒,有三分之二的量销往三个市场——中国大陆(29%)、瑞典(21%)和荷兰(16%)

 

  各种容量下的瓶装酒,它们的平均价格也存在着差异。375毫升瓶的平均价格最高,达9.04澳元/FOB价格,而1.5升瓶的平均价格最低,仅为3.94澳元/升。

 

  软包装葡萄酒的出口量在过去五年中相对稳定,日本是软装出口的最大目的地,所占份额略低于三分之一。软包装澳洲酒在瑞典很受欢迎,但就上文所说,这些葡萄酒多数以散装酒出口,然后再到欧洲灌装分销各地。

 

  虽然目前数量很小,但世界各地的包装形式出现了一些新趋势。Wine Intelligence最近发布了关于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葡萄酒包装种类的研究报告。在美国,受年轻消费者和女性的推动,葡萄酒常饮者对易拉罐装葡萄酒的认识近年来显著提高,从2017年的23%上升到2020年的38%。有8%的常饮者表示他们购买过罐装葡萄酒,是2017年购买率的两倍多。虽然购买罐装葡萄酒的主要动机是方便,但它也被视为尝试新产品或葡萄酒风格的一种相对低风险和低成本的方式。

 

  与许多其他欧洲市场相比,英国对替代包装类型更加开放。虽然750毫升瓶装仍然是最受欢迎的选择,但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新奇的包装种类,如袋装和易拉罐。Wine Intelligence报告称,20206月至7月,软包装葡萄酒的购买频率增加,说明COVID-19对软包的销售有积极影响。然而,Wine Intelligence认为,软包装、袋装和易拉罐装通常是较低质量的葡萄酒,这将是消费者购买时的一个障碍。

 

  像美国和英国一样,在澳大利亚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可替代的包装类型。然而,这并不一定会被转化成为销量。例如,对于易拉罐装葡萄酒,意识有显著增长然而,购买转换率却比同期从20%下降到11%。不过尽管基数很小,罐装葡萄酒的整体购买率还是增加了。

 

  03

 

  英取代美成为波尔多干白最大出口市场

 

  英国首次超过美国,成为波尔多干白葡萄酒的最大出口市场。多年来,波尔多葡萄酒理事会(CIVB)一直致力于向英国推广该地区的白葡萄酒。

 

  根据法国海关出口数据显示,波尔多白葡萄酒对英出口从20199月的259万多升增至今年9月的289万多升,而对美国的出口则从同期的303万多升降至269万多升。

 

  波尔多葡萄酒理事会表示,这标志着英国首次成为波尔多白葡萄酒的最大出口市场,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在一个重要的白葡萄酒市场中,这对我们的白葡萄酒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

 

  比利时、德国和日本则分别是波尔多干白葡萄酒的其余前五大出口市场。

 

  04

 

  波兰跻身全球葡萄酒前五大市场

 

  在《葡萄酒智库(Wine Intelligence)全球指南:2020市场吸引力报告》中,波兰上升9位,成为第5大最具吸引力的葡萄酒市场。

 

  根据世界银行计算的波兰GDP复合增长率达4.3%,是欧洲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并在欧盟范围内正变得越来越有影响力。

 

  尽管COVID-19预计将对波兰经济产生负面影响,但预计其影响程度将低于欧洲其他同类病毒。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波兰GDP将下降4.6%,而德国、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的GDP将分别下降7%7.2%8%9.1%

 

  调查显示,在波兰3200万成年人中,约1500万人每年至少饮酒两次。虽然葡萄酒饮用者的总数在过去几年里保持相对稳定,但在这一人群中,消费者饮用葡萄酒的频率越来越高。

 

  根据IWSR的数据,2015年至2019年,波兰的葡萄酒消费年增长率为3.4%。在我们每年分析的50个市场中,波兰的静态葡萄酒进口总量约1.17亿升,排名第17位,与丹麦、瑞士、瑞典或比利时等其他欧洲市场的进口量非常接近。然而,不同之处在于,在所有这些其他市场中,静态葡萄酒进口量要么为零增长,要么为负增长。此外,波兰每年的人均静态葡萄酒消费量只有4升左右,而瑞士是39升,丹麦是33升,德国是29升,因此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波兰为全球葡萄酒品牌带来了很多机会,这是欧洲少数几个欧洲原产市场(如法国、意大利或西班牙)不占主导地位的市场之一。美国和智利是供应波兰市场的主要来源国。与其他地方相比,波兰的葡萄酒消费者通常更年轻,也更渴望发现更多关于葡萄酒的事物。随着经济持续相对快速地扩张,购买力也在不断增强。

 

  05

 

  科学家:气候变化加剧澳洲极端天气

 

  据澳大利亚最高科学和气象机构称,气候变化已经使得极端丛林大火、干旱和热带风暴袭击澳大利亚,这个依赖化石燃料的国家应该做好准备,迎接更糟糕的情况。

 

  政府的顶级科学机构CSIRO和澳洲气象局在周五发布了一份报告,概述了20192020年有史以来最热且最干旱的一年经历,并再次警告澳大利亚气候的未来将更加恶劣。

 

  大火烧毁了相当于英国国土面积的一片区域,造成33人死亡,近30亿动物死亡或迁移,造成约70亿澳元的经济损失。

 

  “然而10年或20年后,2019年的状态将成为平常”。CSIRO气候科学中心主任Jaci Brown对澳洲ABC表示:2019年将不再是例外。”

 

  这份每两年发布一次的《澳大利亚国家气候报告》发现,澳洲西南部和遭受森林大火破坏的东南部地区的降雨量正在减少,而北部地区的降雨量却在增加。近年来,北部地区一直遭受重大洪灾和破坏性热带风暴的袭击。

 

  科学家们表示,自1910年以来,澳大利亚的平均气温上升了1.44摄氏度(2.59华氏度),已经接近《巴黎协定》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最终目标。报告还指出,同期海洋温度上升了大约1摄氏度,导致海水酸化,海洋热浪更加频繁。

 

  大堡礁在五年内经历了三次大规模珊瑚白化事件,自1995年以来,随着海洋温度的攀升,大堡礁失去了一半的珊瑚。报告预测,海平面将继续上升,与全球趋势一致,而热带风暴将变得不那么频繁,但更加有破坏性。

 

  CSIRO此前曾呼吁澳大利亚利用“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广泛的专业知识”,成为“世界级的清洁能源和技术供应商”,这与保守党政府产生了分歧,后者放慢了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

 

  澳大利亚总理Scott Morrison一再淡化气候和山火之间的联系,并承诺让澳大利亚继续成为世界主要化石燃料出口国之一。但是澳大利亚人越来越关注气候变化,悉尼Lowy研究所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近90%的人认为气候变化是一个关键或重要的威胁。

 

  调查受访者将因气候变化而加剧的干旱和水资源短缺列为该国面临的最大威胁,甚至超过了新冠疫情和全球经济危机。